关于“邮资已付日戳”的六大悬念

2011/12/8 9:51:44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彭茂吾 访问:1284 我要收藏


      新中国邮资已付日戳从1954年12月8日启用,经历了五个历史阶段,换了六种戳式,到2003年3月31日完成了她的使命而退出历史舞台。回过头来研究、分析近50年的这一段历史,我认为有六大悬念:
    一、1954年12月8日启用的邮资已付日戳是否是仓促出台?
    1954年12月8日启用的邮资已付日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出台的、自己设计的、向世人展示的第一枚邮资已付日戳,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枚邮戳出台,应该是非常认真。但有几点不可理解:一是邮电部《邮政业务规定汇编》中“国内邮资已付戳记式样”是唯一没有文号的文件(图1),无文号的文件让人们推测或理解为:该戳是临时代用,或是不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呢?下是该戳记式样出现三个版本(图2—4),四是在《邮政业务规定汇编》中标题应该是“国内邮资已付戳记式样”而错成“国际邮资已付戳记式样”(图1)。当然,这只是编辑、校对的差错,但从五十年代到目前 止,这么多汇编文件,大标题都错了,也可能仅此一例(以紫来说明“仓促出台”,有点免强)。从以上四点推测“国内邮资已付日戳”是否有仓促出台之嫌?
    二、为什么邮资已付日戳“不合群”,都是“单骑闯天下”?
    1954年启用“国内邮资已付日戳”、1959年启用“国际邮资已付日戳”、1977年启用三格等距式“邮资已付日戳”。为什么1954年、1959年的邮资已付日戳不与1957年1月1日的邮政日戳“大队伍”同步?为什么1977年的邮资已付日戳不与1985年的邮政日戳大家庭以“全家福”的形式一次露面呢?
    三、为什么邮资已付日戳1954年的有三种版本、1992年的有二种版本呢?
    1954年12月8日“国内邮资已付戳记式样”有三个版本(图2—4),其中:“天津”二字有大字、小字之分,“年份”有带世纪号和不带世纪号之别,字体有繁体、简体及宋体、楷体之异。文件规定日戳长、宽均为三厘米,实测示图印模长宽为3.1×3.1厘米,上、中下三格是不等距,但未标尺、寸。可以想象,在这种状况下刻出来的日戳一定会是五花八门。1992年6月17日邮电部以397号文件将多种邮资已付日戳合并为中、法文对照“邮资已付”日戳,出现了二种“邮资已付”日戳印模,正式文件上是正规印模(图5—6),在邮电部邮政总局编辑的《一九九二邮政通信文件选编》上是手描印模(图7—8)。“模”在辞源中解释为“模型,规范”。“说文”中解释为:“模,法也”。那么,为什么一种规格、型号的邮戳会出现多种印模、多种规范或者说有多种法?!
    四、取消“邮资已付日戳”的理由是否充足、合理?
    取消“邮资已付日戳”的理由是:邮资的“跑、冒、滴、漏”难以控制,周边地区跨界揽收邮件、少计数量、少计重量、外埠邮件计入本埠、改变邮件种类、提高代办费标准、提高资费优惠比例等手段履禁不止。我认为,上述问题不是“邮资已付日戳”的“罪过”,邮戳的无辜的。责任在制度及执行制度的人,有的单位及某些人利用手中的权力,抓住管理上的漏洞以及领导的不负责任,为个人或小单位钻管理上的空子,将公款化为已有。解决这类问题应该是从思想上、制度上、管理上下功夫,取消一个邮戳不能一了百了。所以,取消“邮资已付日戳”理由是否充足、合理呢?
    五、为什么“邮资已付日戳”的停用只见打雷不见下雨,久拖不决呢?
    国家邮政局1999年5月了出通知,要求自6月1日起,县以下(含县局)邮政局、所取消“邮资已付日戳”,10月1日起县以上邮政局取消“邮资已付日戳”,此后,停用“邮资已付日戳”之声不绝于耳,但几次叫停不下来。长沙市1999年9、10月制发了邮资已付日戳尾日纪念戳、邮资已付日戳停用纪念戳(图8—9),2003年1月1日新疆乌苏市邮政局制发了“纪念邮资已付戳停用”戳(图10)。4年后的2003年3月31日“邮资已付”日戳才停止使用,给邮人留下不少悬念:是上层思想不统一?是准备工作不充分?还是保密工作未做好而泄密?还是其他原因呢?
    六、为什么机要邮资已付日戳死而复生?
    机要邮资已付日戳随着2003年3月31日邮资已付日戳的停用而停止使用,没过多久,机要邮资已付日戳又死而复生,理由是没有办法解决机要信件的寄递。从我收集到的邮资已付日戳停用后机要实寄封来看,机要通信有三种方式在运作,一是用机要邮资机戳,二是用普通邮政日戳式的机要戳,三是没有盖邮戳,比如省委、省府寄送的重要文件、开会通知,预印了机要字样和编号的办法递送。实践证明,这三种运作方式,对机要通信没有不方便之处。那为什么又要使机要邮资已付日戳死而复生呢?
    此是抛砖引玉,望戳友、同好发表高见,弄清这段邮戳历史。三从掌握的史料不多,有廖误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