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T46《庚申年》在新中国邮票史上的地位及影响

2011/1/12 10:31:24 来源:先睹堂主 作者:司徒明德 访问:2855 我要收藏

内容提要:T46《庚申年》邮票是中国邮政改革开放的产物,开新中国生肖系列邮票之先河,辟新中国邮票设计艺术“第二高峰期”,领世界生肖集邮新潮流、创中国乃至世界邮票升值最快神话,是新中国邮票史又一开山力作和永远的风向标。启示:始终坚持改革开放是必由之路;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是根本;尊重邮票规律是市场制胜法宝;精益求精是高品质邮票之关键。

关键词:《庚申年》中华生肖文化 改革开放 开山力作 风向标

    一、新中国邮政改革开放的产物

1、《庚申年》邮票发行的时代背景

1978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实行改革开放的划时代新决策,中国迎来了思想解放、经济发展、政治昌明、教育勃兴、科学进步、文艺繁荣的春天。

1979年起,邮电部拨乱反正,大力改革开放,整顿邮票发行机构, 明确新时期邮票工作发行方针,健全邮票发行管理制度,加强邮票宣传,支持集邮活动的恢复, 并制定邮票选题规划, 开拓邮票设计思路,恢复并加强邮票专业设计队伍,扩大社会约稿提高邮票设计水平,还实行自行报题、集体评议、领导把关、严格审定和一个选题多人参与竞争的制度,极大调动了邮票专业设计人员和全社会的积极性,在拓展邮票题材、开发系列邮票、提高设计水平,以及挖掘民族优秀文化、宣传祖国辉煌历史、展现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T46《庚申年》特种邮票,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酝酿、设计、印制和发行的。

2T46《庚申年》邮票的诞生

作为中国古代文明和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二生肖传统民俗本是中国邮票最正宗、最重要、最热门的题材,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就曾想将它搬上方寸,然而,它却在“文革”中被错误地列入“四旧”而被肆意“横扫”。1976年“四人帮”被打倒后,邮票发行管理部门依然心有余悸。时任邮票发行局副局长薛铁就曾提出在1978年发行马年生肖邮票,但未被采纳,只好以徐悲鸿国画为题材,发行了《奔马》的邮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冲破 “文革”极“左”思想的桎梏。邵柏林在《史可鉴事亦可鉴人——谈〈庚申年〉猴票的发行始末》中介绍:“1979年元旦,我去看望黄永玉先生,请他画一组动物邮票。黄先生高兴地答应下来并建议:‘何不发行一组生肖邮票呢,十二年我都给你们画。’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遂回局复命,并约定一周后取稿。”19日,邵柏林如约获取了一幅 “金猴”画稿。据说,当时黄永玉因所养的小猴刚死去,十分悲伤,为了纪念它,很快创作了这只精灵、活泼、可爱的“金猴”。

1979年年4月,中国邮票代表团在香港国际邮展上看见有生肖邮票展出,颇受启发,由吴凤岗起草了《香港生肖邮票和生肖金币——兼谈今年发行和全套发行的利弊》,建议每年发行生肖邮票;69,新任邮票发行局局长宋兴民上任伊始,便采纳该建议并组织设计“猴票”。98,宣布孙少颖为邮票设计室主任,从而使中国生肖系列邮票发行计划正式启动。

1022,中国邮票总公司向邮电部党组递交《关于每年发行“年票”的请示报告》,提出“为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希望和海外需要,我们考虑拟在每年春节发行一种邮票(简称年票)”,“明年是庚申年,我们拟设计一枚猴为图案的年票”。25日,孙少颖宣布成立由李印清、赵顺义、孙经湧分别任组长的设计、雕刻和综合组,紧急磋商“猴票”设计方针。11月6日,宋兴民又以个人名义向邮电部领导上报《关于拟发行“猴年”特种邮票的请示》,提出“我们出十二生肖的年票,既可宣传我国悠久的科学文化传统,普及天文知识,又可满足广大群众的需要,给传统的节日增添一项喜庆内容”,“庚申年即金猴年,故我们特请中央美术学院著名画家黄永玉同志设计了《猴年》特种邮票一枚,画的就是一只金猴,拟在明年春节发行”。这个请示很快得到了批准。

后来,邵柏林根据黄永玉的画稿进行设计,由姜伟杰雕刻、北京邮票厂影雕混合套印。就这样,《庚申年》生肖“猴票”于1980215日诞生了。

    二、新中国邮票史上的又一开山力作

1、开辟新中国生肖系列邮票之先河

中国悠远的十二生肖纪年习俗,历经2000多年的积淀流传至今,形成了中华民族传统民俗文化中别样的生肖文化,并成为世界上岁月最长、流传最远、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区域性传统民俗之一;而邮票又是文化传播载体,因此,便出现了生肖邮票这个新兴的邮票种类。

按照中华集邮联会士、中国生肖集邮研究会会长周治华的论述,生肖邮票的主要特征是:“以当年生肖属相为图案的贺年邮票;以干支纪年命名的新年邮票;一次发行的有十二生肖全图的邮票;不在贺年期间发行的以生肖为题材的邮票;不以生肖为题材而内容明确为生肖的邮票”。T46《庚申年》特种邮票在庚申年即猴年春节期间发行,以生肖文化为题材,以生肖猴为主图案,内容形式高度统一,正是这样一种正宗的生肖邮票。

从T46《庚申年》起,新中国开始了有史以来第一轮生肖邮票的发行。迄今为止,已经发行生肖系列邮票近3轮共3143枚,并衍生出生肖小本票、生肖系列邮票小版张、生肖系列最佳邮票评选纪念张、生肖系列首日纪念封、生肖系列纪念封、生肖系列明信片、生肖系列邮资明信片、生肖系列贺年邮资(有奖)明信片、生肖系列个性化邮票、生肖系列邮折、生肖系列邮卡等诸多种类,形成了生肖票品集邮、生肖原地集邮和生肖极限集邮等庞大家族,构成了生肖集邮繁花似锦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使生肖系列邮票真正成为了中国邮票的一个传统大系列和重大板块,也为集邮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T46《庚申年》始,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部分的十二生肖文化开始出现在新中国邮票上,从而揭开了生肖邮票的新篇章,不仅填补了邮票题材的空白,而且催生了中国乃至世界生肖邮票和生肖集邮的新类别,在中国和世界邮票史、集邮史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2、创立新中国邮票设计艺术“第二高峰期”

由于改革开放,1979年以后中国邮票发行精品迭出,从而使邮票设计出现了继20世纪五六十年代“第一高峰期”之后的“第二高峰期”。其特征是: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彻底消除了“文革”对邮票发行工作的不良影响;全面整顿邮票发行机构,建立健全规章制度,邮票品质大大提高。

这个时期,邮票按照自身规律,大胆开拓选题,推出了一大批立意新、富有时代精神的邮票选题系列;邮票设计开拓思路,恢复和加强专业设计队伍建设,实行“一个选题多人参与竞争”新激励机制,同时借用社会力量提升邮票艺术水平,从而使邮票设计艺术出现了又一个高峰,其中,T46《庚申年》作为思想解放、题材创新的结果和画家、设计家、雕刻家及印刷工人非凡创造的艺术精品,则是这个艺术高峰期的典范和旗帜。

担任邮票绘画、设计、雕刻的均为大师级的人物,其中,首先是中央美院教授、中国美协副主席、有“泰山北斗”的王者之位和“齐(白石)黄(永玉)并列”之美誉的艺术大师黄永玉,他创作的画稿既注重民族性和传统特色,又着意出新和表现时代,艺术构思新颖奇特、墨色淋漓酣畅、线条凝重洒脱,泼墨挥洒自如,寥寥数笔便活灵活现地勾画出了昂头凝视前方的金丝猴的形象和神韵,体现了中国画讲究气韵、空灵和含蓄的特点,尽显“鬼才”之绝艺,他也因此被尊为“生肖鼻祖”;其次是著名邮票设计家、中国惟一的邮票总设计师邵柏林, 他是黄永玉的“堂房学生”,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获得者,他为猴票设计了特殊的印制工艺,绘制了一套红色影写版衬在雕刻版之下,将两个版套印,使毛色光鲜的黑色金猴在满地红的映衬下,明亮、欢快、喜庆、热烈,出现了惊人的艺术效果;再就是著名邮票雕刻大师、邮票设计家姜伟杰,他以不凡身手一展刀工之绝技,使得这只眼睛炯炯有光、毛发丝丝入扣、体态栩栩如生的黑色金猴,凸显在大红暖色的衬底上,叫人爱不释手。

T46《庚申年》的印制采用的是当时最先进的1色雕刻加2至3色照相版、影雕混合套印工艺技术和邮票制版、印刷技术和机器设备。由于原版雕刻造型生动,刀锋既深又细,照相凹版衬色协调,套印精准,印刷效果相当完美。金猴主图案的版纹最深达140微米,油墨凸起很高,造型和立体感强烈,金猴眼珠灵动、炯炯有神,毛发凸起,质感特强,用手触摸,逐根可辨;空灵的中国传统大红衬底,烘托着金猴,尽显节日喜庆气氛,充盈了灵动飘逸的艺术魅力,折射出刚刚走出封闭的中国渴望腾飞的迫切心情,令人叹为观止。

T46《庚申年》特种邮票,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与特定的中国改革开放伟大时代相融汇的产物,是新中国艺术高尖端优秀专家聪明才智的共同结晶,堪称由一流的题材、一流的美术家、一流的设计师、一流的雕刻师和一流的印刷工艺共同打造出来的一流的邮票,被誉为“邮票史上的经典”,为中国乃至世界以后的生肖邮票树起了一面崭新的旗帜。

3、引领世界中华十二生肖集邮新潮流

中国生肖文化长盛不衰,至今已经影响到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不丹、越南、老挝、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由于华侨遍布世界,给众多侨居国带去了悠远而古老的中华文化,受其影响,这些国家和地区都有与中国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的十二生肖习俗,因此,中国的生肖文化成了影响最大的世界区域性传统民俗之一。凡有华人、华裔生息的国家、地区,特别是东亚及东南亚国家,均发行中华十二生肖邮票;而世界第一枚生肖邮票,就是日本在1950年发行的。

尽管生肖邮票在新中国到1980年才开始发行,但T46《庚申年》邮票从发行之日起,却因新中国的日益强盛,产生了之前无可比拟的巨大影响,不仅传到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而且传至大洋洲的新西兰和非洲的冈比亚,甚至远播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等国。据统计,中国古老的生肖已成为80多个国家邮票的题材,目前每年都有40个左右的国家和地区发行生肖邮票,迄今已达2000多种,成为世界上连续发行时间最长、发行范围最广的邮票题材。19921230日,美国在旧金山隆重举行鸡年邮票首发式。这是亚洲以外的国家首发行中国生肖邮票,不仅轰动美国,而且引起了世界的极大关注。它既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生肖文化的魅力,也揭示了世界文化必将走向大同的历史潮流。

T46《庚申年》邮票发行后,中国生肖集邮热渐起,涌现出众多生肖集邮爱好者和研究者,并于1997年6月14日诞生了以周治华为会长的中国乃至世界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生肖集邮研究会,使生肖集邮进入了有组织、有领导、健康发展的轨道,到2008年,会员已发展到1851名,地方会员组织达45个,遍及全国乃至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

显然,在这个20世纪末兴起的世界中华十二生肖集邮新潮流中,T46《庚申年》生肖特种邮票作为潮头浪尖,无疑地起到了引领潮流的作用。

4、创造中国乃至世界邮票升值最快神话

邮票既是预付邮资凭证或邮资凭证,又是有价证券;而邮票在离开一定邮资制度及其有效期后,便会全身进入集邮领域,成为一种知识载体,一种特殊商品,甚至是文物了,因此,邮票除了使用价值外等,还具有知识、创作、商品、文物价值,是可进行交易的特殊商品。

十二生肖在艺术品市场中,一直是绚丽斑斓、令人目不暇接的。T46《庚申年》的诞生,既使生肖文化在集邮文化领域有了新的舞台,又引领生肖邮票进入邮票投资市场,成为其中一个重要板块。作为“龙头”,T46《庚申年》邮票不但伴随着中国邮票的升值而不断上涨,而且后来居上,成为了中国邮票升值的领头羊。它1980年发行时面值售价仅为8分,可到2006年每枚已升至2400元左右,26年间涨了3万倍。2010年,T46《庚申年》更是一马当先,飙升至9000元的高位,成为了新中国正常发行邮票中市场增值最快、最大和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一套邮票,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邮票升值最快的“金猴”神话。集邮家李毅民在《生肖邮票热带来的喜与忧》中指出,“每次邮票调价,‘猴票’总是不断向上翻。于是许多人感叹:‘什么时候买猴票都对,什么时候卖猴票都错。’因为在任何一个价位上吸纳都会有丰厚的回报。猴票的市场示范作用吸引了更多的人关注生肖邮票、关注集邮,无形中产生了巨大的宣传作用和社会影响”。

这个神话何以会出现在T46《庚申年》身上呢?邮票价值提升的原因很多,主要有题材内容好、艺术价值高、地位重要、流通使用率高、存世量少、变异程度大等因素,而T46《庚申年》则占了前五个方面:它是中国邮政改革开放最初的“新生儿”,是全新题材;它的原作、设计图稿和雕刻工艺均出自名家,是高艺术品质;它是新中国生肖系列邮票之首,是领军龙头;它几乎完全是以邮资凭证的身份进入通信领域的,是“全流通”邮票;它印量和存世量少,实际印数400万余枚,属稀有品种,而当时在全国的邮局(所)都能随时买到,致使大量新票在通信中被使用掉,还有相当数量用于封、片、折、卡等邮品,甚至被镶嵌在饰物中,故使用率高、消耗量大,这为其后来的飙升埋下了伏笔。

    三、邮票史上永远的风向标

T46《庚申年》特种邮票是中国邮票史上最成功的经典杰作之一。其典范效应,在中国邮票史上一扫“文革”阴霾,重新恢复了中华优秀文化传统,使邮票发行工作重回正确的轨道;冲破极“左”思想路线的桎梏,恢复了群众性集邮活动,培养和带动了几代集邮爱好者;邮票的价值被大大地提升,培育了一代具有邮票收藏、投资新理念和新风格的集邮者和投资者,其社会意义和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邮政范围。它不愧是新中国邮票史上永远的风向标。

1、始终坚持改革开放是必由之路

胡锦涛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T46《庚申年》特种邮票以它的诞生、成长和发展经历,印证了这个真理。

邮票发行的关键的环节,第一是选题,这是方向问题;再就是设计,这既是用人问题,也是体制问题。在中国,过去由于发行邮票“以阶级斗争为纲”,传统文化则被视为剥削阶级的闲情逸致和反动的“封、资、修”;而邮票设计人员从人员到思想也被死死禁锢,有力无处使,有才无处用。只有改革开放后,中华民族古老的优秀文化才得以真正回归,出现了以T46《庚申年》为代表的一大批邮票艺术精品,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好局面。

因此,我们必须在邮票发行工作中自始至终坚持改革开放、解放思想、顺应时代潮流的正确方向。要尊重邮票选题规律,使其规范化和科学化;要最优先选择、着重反映国家的悠久历史、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努力表现全人类共同理想、关注、兴趣和追求的题材,表达爱祖国、爱生活、爱自然、爱社会、爱人类、爱和平的主题;要大力改革体制,加强用人激励机制建设,引进名家参与创作和审定,提高设计水平和邮票品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邮票艺术的百花齐放。

2、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是根本

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发展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而以邮票为主要对象的集邮文化,则是人类在社会发展中所创造的精神财富的体现。T46《庚申年》的“金猴”效应,最根本的还是在于文化:它在“文革”被扼杀和在改革开放后而生的命运,反映了中华民族生肖文化的曲折兴衰;它之所以不倒,也在于长盛不衰的中华文明和传统十二生肖文化。

中华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民族的重要凝聚力,足以使中国、海外华人引以荣耀和自豪,它历经数千年的积淀和共同发展,已经深融入到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而中华传统文化,又是国内各民族文化与外来文化不断交流、整合和发展的荟萃,因而具有开放、包容、中和、渗透、汇通等特有的气质,这使它既能够包容和接纳其他类型文化在自己的区域生存,又能够将自己融合于其他类型文化之中,所以,中华传统文化的播迁,在世界文化史上别具一格,T46《庚申年》特种生肖邮票“金猴”现象的出现,充分证明了这个道理。

没有文化的民族,是愚蠢的民族;没有文化的国家,是愚蠢的国家。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于整个世界,文化既是凝聚力,又是竞争力,也是软实力,所以,我们必须牢记,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体部分,也是我们从先辈传承下来的丰厚的历史遗产,无论是邮票选题、还是邮票设计,都要努力地去表现、揭示其深刻的文化内涵。

3、尊重邮票规律是市场制胜法宝

科学发展观要求我们:要想在活动中达到预期的目的,就要从实际出发,坚持实事求是,认识和尊重客观规律,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在邮票发行工作中尊重科学、尊重规律,就是要尊重邮票的基本属性。

邮票基本属性有五种:使用、知识、商品、文物、创作,其中,第一种是最根本的,但只在通信领域发挥专业作用;而其余属性虽次之,但却在更广阔的集邮领域发挥社会作用。上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T46《庚申年》的“金猴”效应,引发了中国集邮文化和集邮投资市场的空前繁荣,但是,在这大好局面下,国家邮政部门却在部门利益驱使下,脱离实际,盲目扩大发行邮票和肆意开发邮品,本该到期销毁的也不销毁,造成存世量大过消耗量的畸形局面,令邮票价值骤降,邮票发行部门和集邮公司严重失血,国家权威和声誉受到影响。

铁的事实和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不按照科学规律办事,就要走弯路,因此,要从实际出发,遵循邮票使用第一、收藏第二的规律,按照实际制定邮票(套数、枚数和印数)发行计划;要务实求真,在邮票发行有效期内坚持邮政窗口销售JT邮票,售磬为止,到期则如数销毁,最大限度地满足用户和市场的需要,极大地有效发挥邮票的价值,并稳步提升。

4、精益求精是高品质邮票的关键

作为人类社会的艺术品和“国家名片”,邮票是人工制品中的一种审美的精神产品。它是众多大师共同生产的艺术成果,必然是精益求精、高品质的。邵柏林曾经讲述的印刷T46《庚申年》的故事发人深省:当邮票上机印刷时,由于雕刻油墨年久干结、太黏稠,机器走不起来,加稀释剂和调和油又冲淡了墨色。工人们精益求精,又设法加铅印墨补救,但铅印墨不能快干,机器走起来了,可成品一经叠摞,又出现粘连、挂脏现象,于是临时搭建了许多晾架用来晾干邮票。尽管如此,成品背胶面最后还有许多黑挂脏(这也成了鉴别猴票真伪的诀窍)。这些麻烦,导致成品率低,验收合格票仅为 4431600枚。正是这种精益求精态度和作风,使T46《庚申年》特种邮票成为了精美的艺术品。

因此,我们必须始终坚持“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永不满足,永不止步”的精神,以高品质邮票为目标,用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态度和作风,竭尽一切努力抓好在邮票印制的各个环节,如此,才能实现邮票品质的飞跃。

邮票是“国家名片”,是人类微缩的“百科全书”,方寸之间折射着国家和民族的特色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发展水平。今天,中国邮票的整体艺术水平在提升,中国邮票在世界上的位置在提升,中国邮票正在成为世界邮票收藏者关注的集邮品,但是,我们仍需加倍努力,认真总结改革开发以来特别是发行T46《庚申年》特种邮票的做法和经验,极大地提高中国邮票水平, 让光辉灿烂的中华民族文明,通过中国邮票这个文化艺术载体,在世界各地闪耀光芒。

参考文献

1、《中国邮票史》(第九卷),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中国邮票史》编审委员会编,200412月第1版,商务印书馆出版

2、周治华:《生肖集邮:新兴的集邮类别》,2005728日中国集邮信息网“组集参展”栏目

3、邵柏林:《史可鉴事亦可鉴人———谈〈庚申年〉猴票的发行始末》,200521日《中国邮政报》

4、李毅民:《生肖邮票热带来的喜与忧》,2007725日艺超网“李毅民专栏”

5、江南客:《关于“庚申猴”异动的文化思考》,2006215日《中国集邮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