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创新等于失败

2010/12/17 14:52:10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王保祥 访问:1803 我要收藏


    前FIP主席加迪亚先生曾讲过,“集邮的生命在于不断地创新”。这一点在专题邮集的创作中表现的尤为明显。1990年在伦敦世展上,《大象》邮集首次为专题展品赢得一枚大金奖,这块金牌从1964年FIP认可专题集邮为正式类别起,等待了近30年,以前没有人认为专题邮集能拿到大金奖。玛丽安女士以渊博的学识和深入的研究进行独有创意的专题处理,使丰厚的历史性和全面细致的传统集邮知识溶入《大象》邮集,取得了可喜的成功,这部邮集的传统化研究和邮史研究不亚于这些类别的顶级作品。创新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后来的《鸟之史》和《汽车》更是立足于作者创意的独到和新奇,《鸟类》体现了资料性处理的最高水准,其素材的收集难度和专题知识的专业程度构成了鲜明的特色(或优势),令集邮家和鸟类学家都刮目相看;《汽车》则完全树立起叙事性旗帜,别出心裁地以人格化的思路安排计划,进行专题阐述,从“我的祖先”一直讲到“我也会死亡”,开创了至今还备受追随的第一人称叙事方式。我曾经想,专题邮集的最高水平也不过如此了,老选题不可能再拿大金奖,只有等陈为乐先生的《时间》了。不料,99北京世展上,又一部老选题的《大洋洲鸟类》横空出世,夺走大奖,被陈为乐先生誉为迄今所看到的“最好的专题邮集”,再次回味思考,不得不承认“专题的生命在于创新”。《大洋洲鸟类》的选题范围比《鸟类》要小得多,作者独具慧眼,抓住了大洋洲这个陆地面积很小的大洲,不是单纯讲鸟类而是着眼于鸟类的生存,从不同的角度讲述环境的影响,人类对鸟类的影响,富有新意。这部邮集最引人的长处有两方面:一是罕品处处见,难以罗致;二是将精到的专题研究表现为高度的故事化,十分新颖。经典作品往往引导着专题邮集创作的趋势(或时尚),那么我们显然可以看出,高水平的作者是在不断创新,不断追求与众不同的效果。《大洋洲鸟类》在创新方面可谓令人吃惊,邮集不使用标准贴片,而是采用不规范的超大型贴片(自制?),这是我们连想都不敢想的。它的标题页和计划页安排也与众不同,没有导言,前两片饶有趣味地描述,引导观众,第3片才是计划,而且每个贴片都有小节标准(第二级),所有贴片格式好象打开的电脑窗口,非常有趣。在素材处理使用上也很大胆,比如用一枚二战军检封上贴的两枚邮票,来说明鸟类受到人类捕杀,前一枚是鹦鹉图,后一枚票上一个人正在举枪瞄准……例子很多,不必一一列举,只是提醒邮友,我们观摩邮集,不要只看到素材的珍罕,更要从中领悟到作者的创造性和标新立异的胆略。

    有人说我们不能与老外比,无法做到那样高的水平,这是一种自欺欺人之谈。诚然,我们的经济实力普遍不足,难以收集那么多高水准的素材,但越是如此,越应该发挥创意,以新颖别致的思路和编制来弥补这种不足。《汽车》邮集中的邮票全是旧票,如果没有作者崭新的编排处理,邮品再珍罕也拿不到大金奖。创新、创新再创新,不仅是集邮者应当努力的方向,也是FIP及其邮展评审员的希望。素材不理想可以逐步更换,但缺乏创造力是先天的不足。对于中国的专题邮人来讲,不是没有创造力,而是缺乏信心,这也不行,那也不敢,连“企业金卡”能不能上,都要先问问评审员,长此下去,怎么能发挥创意,怎么能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吸引人?我在几篇文章中多以推崇《风》的编排,并不是说《风》有多么高明,素材有多么好,原因就在于《风》在近年涌现出的优秀邮集中最有特色,充满创新意识。一个人要有创造力,否则就没有价值,一部邮集要有创新之处(哪怕是一处一点),否则就是平庸之作,就是失败。创作一部专题邮集,无需等评审员去评判,自己只要看一下有多少新意,在选题、计划、处理素材的研究运用,乃至叙述方式上有没有独到之处,有没有个人的创意,也能自己作出评价。

    我们习惯于把80个贴片从头到尾向专家请教,向评审员请教,习惯于研究“应该怎么做?”,从来不敢说“我想怎么做?”这就是优秀作品和普通作品的分界线。一部完全在专家指导下制作的专题邮集,不论素材多么好,都不会出色,因为专家代表了现行的要求,代表了评审的规范,他虽然能够把一部邮集指导得处处合乎规范,挑不出一点毛病,但他代替不了作者个人,创造力是自己的,没有人能够给予。所以本文的结论是:成功来自于创新,不创新就是失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