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绿衣红娘”别开生面的特殊样票》一文的订正和补充

2010/12/17 14:49:02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先睹堂主 访问:1271 我要收藏


    读《江西集邮》2005年第5期史济尧《“绿衣红娘”别开生面的特殊样票》一文,发现有部分不实,聊作订正。

    “绿衣红娘”最早在集邮界露面是1941年,当年11月3-7日,新光邮票会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上海联合邮展”,陈志川主要展出大龙邮票,附带展出少量红印花精品,其中就有这枚小2分绿色加盖票,翌年他创办的《国粹邮刊》于 3月1日问世,第1期上即有署名为惜邮馆主的一篇短文《国邮古票未曾经传之新变体》,介绍这枚绿色加盖票的来历,并论证其不可能是伪造品,讨论其成因,或为“用错颜色”,或为“初期加盖之试色”,未下结论而曰“尚待专家之考证。”

    至于1948年在南京和上海分别展出的绿色加盖票并不是同一枚,上海的展出除了中华邮政总局的藏品外,另有新光邮票会的出品,“绿衣红姑娘”就是当年陈志川买进的那枚,但这时已由家伯父洵美公藏娇金屋。洵翁是“绿衣红姑娘”的命名人,关于这段掌故,我曾在《中国集邮史》的初稿中有所叙述,只是后来成书时改了一种写法,现在不妨将原稿移植于此,亦留一史实耳:

    红印花小2分绿色加盖票在当年是仅见一枚的孤品,其稀罕程度与红印花小1元比较犹过之而无不及,只因不见经传,“身世不明”,未能确知其为错色变体呢,还是试色样票,还有人怀疑它是化学变色,所以虽受多人青睐,但并未被视为红印花专集必备之品。此票最初由陈志川得自某外国人,后因陈专集大龙,于1941年冬让给天津宋慧泉。1943年宋氏携此票来沪,作家邵洵美见了十分喜爱,曾托陈志川作中介求购未果。邵洵美将此票比作美女,他给陈志川的信中写道:“日昨多蒙介绍,得识宋君丰采,并得一亲眠思梦想之绿衣红姑娘,不胜自庆有缘,闻宋君有意割爱,但须用邮票交换,使我怅惘非凡……弟以穷书生身份,竟渺想仙骨玉肌,十九要大失望也……如宋君愿意结一翰墨因缘放松条件,则割爱之情永生不忘,弟当以身历经过,公之于世,以示‘英雄不为美人迷,反叫书生魂梦颠’一段风流艳史,何如。”邵氏本是做诗的行家,邮票没有买着,为“红衣绿姑娘”写的催妆诗、定情赋却在邮坛广为传诵,这枚不见经传之品因此而名噪一时。邵氏将此票名为“绿衣红姑娘”,又有英文名为Scarlett in green,是中国集邮家将著名珍邮拟人化的嚆矢。第二年夏,宋醉陶驰函相商,宋慧泉再度来沪,两宋作成交易,事为邵洵美知,终于以7倍的代价向宋醉陶让得。事后宋醉陶在《国粹邮刊》上有《似曾相识燕归来》和《无可奈何花落去》二文详记经过,文辞委婉,曲折动人。其第二篇述得而复失的一段道:“遂于国粹楼头,即夕论定,时宋氏方抵申之第二日也。讵时机不密,遂为邮林艳传。昔年邵生,闻而惊起,盖属意已久,徒已一再蹉跎,坐误良缘。生富机智,重有谋焉,而余素性坦荡,初无所觉,又以爱姝弥切,悯渠往昔遭际,形成冷酷,急思被以温煦,恢复热情,更欲导以交游,使艳名广播,不负天生丽质,亦吾辈有心人所应为者也。爰于论定后,国粹主人乞留姝作伴,若干日,一倾积愫,慨诺焉。不意一念之微,遂肇异日分离之苦。噫,人谋耶,天缘耶,要亦数耳。其后数日,国粹主人欢宴宋氏,邀陪,邵生亦与焉,宴半,呼红姝出,为一一绍介,应对中节,喜甚,度借以时日,必足为艺林争传,色相庄严,曼妙婉媚,颠倒众生,易如反掌耳。席散,邵生将行,与主人商邀红姝为伴,贸然不之阻。越数日,生来商让,拒之,婉转哀恳,坚不之允,更以重金诱聘,屹不为动。讵邵生习知余重情谊,乃不惜再三邀谈,一再委宛陈述爱匿之诚,并云亦尝遣人北上,以未获面失之,词容恳切,又以红姝自被邀后,即为强留,且扬言不复遣归,宁为玉碎。余虽恶其无聊,然颇鉴其诚,遽强言诺焉。于是一代名姝,垂手失去,虽曾归余,而未尝有一夕之欢。天耶,亦人谋故使之不臧耳,夫复何言。”

    《上海邮展速报》第4日报眼位置显著刊登“情商特聘红衣绿姑娘今日下午隆重登场”,实际上是上海人所谓的“摆一个噱头”,因为展出地点是南京路的繁华地段,不仅接待集邮界人士,而且还欢迎社会各界公众,除当年《国粹邮刊》的认真读者外,路人们并不知道“红衣绿姑娘”是指一枚邮票,多半还以为就像现今请“超级女生”前来捧场一样,有名伶、歌星出场助兴,于是耐心驻足以待。洵翁有意寻开心,当日下午并不亲自出马,而由夫人和长女俩携票送展,一个穿红一个着绿,象征着“红衣绿姑娘”,坐了两辆黄包车直抵中国国货公司的大门,为邮展制造一场“社会新闻”,果然在第二天的社会报纸上,出现了介绍这枚珍邮的报道。

    洵翁的这枚珍品,在他获得15年之后,因为要资助流落在香港的六弟,无法汇款,就由便人携带出境,让她在那里另觅新主,换些柴米。从此红姝改嫁去,诗翁不再萌闲情。

    说来也真是上海这地方与“绿衣红娘”有缘,第一枚在此发现,直双连也出于此,今年元旦上海邮政博物馆开馆,亮出了它的镇馆之宝——又是一枚前未经传的“绿衣红娘”。黄光城若还在世,少不了再要他辛苦一番。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