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绘明信片中的晚清社会

2010/12/3 10:44:51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邓北野 访问:924 我要收藏


     当整个世界比以往任何年代都更重视搜寻历史古迹的时候,国外还散落着我们前辈留下的手绘明信片这一文化遗产。它遗留在干涸的历史河床上,一百多年来任凭风吹雨打。它们生存了多少年,从哪里诞生又寄往哪儿,那些画面和文字蕴藏着多少故事,无人研究。拾捡起这笔民族艺术遗产的作家郭冬和集邮专家王泰来,以厚重的历史视角和婉约斑斓的文学创作为读者开启了一部晚清的人间万象,一部记述研究清代手绘明信片的书(郭冬、王泰来著:《远去的大清帝国——解读清代手绘明信片》,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12月出版)。

    这是我国第一部以清代手绘明信片为实证载体研究我国晚清史的著作。

    当1896年大清邮政发行第一枚邮资明信片时,京津画店的画匠也就开始在明信片上绘画。许多参与了对华作战、经商、传教、摄影、新闻、外交、探险等诸种活动的西方人,将这些手绘明信片寄给他们的亲人。集邮家王泰来以国际国内拍卖、交换邮品等各种形式,将这些片片索回到故乡。他将这“历史的碎片”汇集起来,编组成邮集《清末纪事》,获得2001年中华全国集邮展览一等奖加特别奖。本书正是在《清末纪事》的百枚清代手绘明信片基础上,遴选、扩展并重新构思立意,划板分块,加注解说词而形成的。

    本书辑录的113幅手工彩绘的画图,是来自中国底层社会画师的特殊报告。作者将113枚手绘片分为11个板块,除了两个富于引导意义的序言外,书中各板块均写有小序,在图面排列上,有图有文,片片独立成篇。我们可以通体阅读,以从历史文化角度获得整体印象;也可随手翻看,跳页赏读。

    这本书与其他集邮书籍不同的是,着眼点从邮品的版别、邮戳、贴票、邮路的传统研究,提升到对手绘画面、明信片信文的研究考证,深刻地发掘邮品的历史价值。使读者看到明信片的画面以鲜明平易的民间立场和大众话语,直面血淋淋的民族处境,真实质朴地描画着晚清帝国告退前后每一条大街、每一个院落发生的鲜活故事。它犹如历史拼图,足可以拼接出长长的晚清帝国线性衰亡史。

    在书中可看到,当时邮寄手绘片的外国人的心理世界:有恪守侵略立场者,如赞扬1896年在中国黄海风暴中亡故的伊尔底斯号炮舰侵略官兵 “遇难时高呼:皇上万岁,祖国万岁”(30页《伊尔底斯纪念碑》);欣赏侵略兵用“竹子抽打”中国人的画图并“将明信片转给有关的熟人”(40页《淫威》);有借战争之机发泄性欲者,如告知朋友体会的“在中国就是这样,而且越来越棒”(176页《挽着敌人的臂膀》);有厌战者,如德国远东派遣军野战军38师军需部军人向另一军人倾诉“三个月来,我就坐在这儿,哪儿也去不了,整天沉浸在打牌、喝酒中” (120页《踢踺》);有思亲思乡者,如“昨日已经写了一信”,今日又“找到了我在毕伦史泰茵的照片,如你们所愿寄上在piccol的照片”,以此表达对父母的深切思念(98页《放风筝》);有崇拜中国者,如寄信人埃文·沃尔夫盛赞中国:“这是我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有意思的城市,或许我还要在中国内地做一次旅行(218页《打面缸》);有关注中国国情者,如寄往伦敦的信充满同情地评说了手绘片上偷奸受刑的男女:“他们离得很近,又很远”(22页《偷欢的代价》)……这些内容迥异的手书,成为映照当年在华侵华者情感、信仰、心理世界的镜子,给后人(侵略者与被侵略者)留下了厚重的研究课题。它将晚清社会视为古老国家的转型时代,展示了嬗变时代的图录历史。

    本书作者之一郭冬,既是从事历史文学研究的教授,在文学创作上也卓具功力,她与先生王泰来不仅站在民族兴衰的宏大历史背景下对这一空白生僻的领域投以学术的视角,对这一艺术遗产背后的历史档案,和它展现的百态纷呈的生活景观,进行大量实证和细节研究,又依托斑斓精微的文学想象力,给人物注入充沛的呼吸和内心的寄望,它以“宏伟叙事”的构思,“娓娓述说”的散文笔法,富于音乐韵律的文学语言,描绘出那个社会,本书浓郁的文学色彩在集邮书刊中极为少见。

    历史河床上的这本泛着黄色的手绘明信片,给我们打开了重新认识晚清社会的窗口,一个喧声鼎沸的昨日世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