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语录封”设计的两个问题

2010/11/18 10:44:58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徐铭强 访问:1013 我要收藏

    《集邮报》第33期刊登了《关于“语录封”设计的两个问题》一文,对笔者撰写的《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发行始末及其它》中的“两点设计问题”提出商榷。很喜欢《集邮报》学术版营造这样的“争鸣”之风,道理越辩越明,这是集邮学术研究者的共识。对于《关于“语录封”设计的两个问题》(下简称《关于》)一文的观点,笔者以为仍有可辩之处,在此提出回应:

    1、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设计前的确定格为普通邮资封。《关于》一文根据《中国邮票史﹒第八卷》记载,认为相关文字中没有提到“普通”两字,毛主席语录邮资封当时就不能定格为普通邮资封。笔者不禁要问:既然当时没有定性,看来必有争议,那么为何后来众多邮政用品目录及集邮辞典史书都一致标明是普通邮资信封?很明显,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自面世以来邮政部门与集邮学术界都认可它是普通邮资封的。究根探源,也是如此事实。《中国邮票史﹒第七卷》第356页有文字记载:“1956年初,根据当时全国各地提前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邮政业务的需要,邮政总局计划发行普通邮资信封……”。由此可见,新中国普通邮资信封的发行自兹已有明确定性,并非是后来研究者概括归类。邮政部门还在发行时,专门下发(56)邮票字第27号文《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关于发行普通邮资信封的通知》。这套普通邮资封从编号1-1956封起,一直到编号11-1965封止,时间跨度较长。其中,编号10-1963、11-1965封的正式发行通知文件的标题中都只标注“邮资信封”,而未见“普通”两字,但编号10-1963、11-1965封的属性是普通邮资封无疑。这一点足可证明,明明是普通邮资封但并不标注“普通”两字的情况早已有之。同样,毛主席语录邮资封的设计发行也如出一辙。它的诞生是因为时有人民群众对上述1956~1965年间发行的普9天安门图邮资封信封图案提出尖锐批评,要求在现行邮资封上(即指普通邮资封)上加印“毛主席语录”,请示发行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参照其诞生背景,可知毛主席语录邮资封发行目的的确是普通邮资封,而且其顺延普9天安门图普通邮资封的编号次序,从12-1967至31-1967,共计20枚,则更进一步佐证其发行之初就已定性为普通邮资信封了。所以,笔者在文中所讲的“毛主席语录普通邮资信封最终被邮电局批准设计”并无不妥。《中国邮票史·第八卷》相关记载文字中的确没有言明“普通”二字,但却不能以此否定毛主席语录邮资封作为普通邮资封发行的属性。当然,作为文章作者,我没有做到统一口径,致使读者及邮文作者理解产生歧义,也不应当,在此向他们致歉。

    2、二十条语录“并未纳入邮票设计家的设计中去”有何不令人信服之处?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发行于1967年,正处文化大革命初始阶段,邮票发行局受到政治方面的干扰在管理上比较混乱,而邮票设计家对于设计作品的自主权也在有意或者无意间被逐步剥夺,有时设计意图会被邮票厂工人否决,有时邮票厂工人可以在设计草图上根据社会需要与印刷要求自行添图或者干脆直接自己设计。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毛主席语录邮资封面世,其设计的实际情况是:邮票设计家杨白子参与设计了邮资图案,而20条语录是邮票厂工人自选上的,语录封的整体设计其实是两者共同的智慧结晶。笔者所说的“未纳入邮票设计家的设计中去”,原文意图只是基于实情分清设计者所承担的范围及责任,是谁的,不是谁的设计,一目了然。至于《关于》一文说该观点不能令人信服,亦有断章取义之嫌。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关于》一文作者参与争鸣的精神可嘉,但所谈语录封设计的两个问题均属无稽之谈,观点难以让人恭维。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