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发行始末及其它

2010/11/17 23:41:34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徐铭强 访问:1343 我要收藏

    文化大革命初期,纪特类邮票年印量仅为4亿枚,远远不能满足邮政通信和储存邮票的需要,于是邮政部门开始设计发行新普通邮票和邮资封片,“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就是在这一形势下的产物。在现行的邮政用品目录中,“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被划归为普通邮资信封系列,编号为PF2,或称普封二。该套邮资封发行于1967年8月28日,全套20枚,邮资图规格为40×20毫米,信封规格为160×100,面值8分,售价9分,设计者为杨白子。该套邮资封因有“红太阳光芒下的天安门”及“毛主席语录”等鲜明的文革色彩,已成为今天众多集邮者竞相收藏的珍品。现结合相关文件及研究资料,试对这套邮资封进行一番比较全面的介绍。

一、诞生背景

    在文革前的1956-1965年,邮电部门曾发行过一套普9“天安门图”普通邮资信封,全套11枚。文革开始后,一些群众来信对这套邮资信封的图案提出尖锐的批评。1966年9月湖南浏阳县一中一位学生给邮电部写信反映(一说是河南泌阳县一中,湖南浏阳之说源自《中国集邮史。第八卷》):1965发行的普9“天安门图”(11-1965)是一棵“大毒草”,原因一是天安门城楼没有画上毛主席像,二是天安门后面的云彩像云雾笼罩城楼。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这一小事被当做大事来抓。因为1966年8月12日《人民日报》刊登的毛主席会见首都人民群众时的四条讲话中有: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绝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于是,就此对普9邮票的设计者进行了审查,幸亏当时邮票发行局革委会的一些代表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做出“得不出有政治问题”的结论而收场。

    不过,这套普9“天安门图”普通邮资信封显然已不符合那个时代政治宣传的方向。鉴此,1966年12月7日邮电部专门下发(66)邮业字69号文《关于印制毛主席语录信封的通知》:我部最近收到许多革命群众来信,要求印制毛主席语录信封,部分省市区局也提出同样要求,有的已自行印制出售。在信封上印毛主席语录,是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好形式,应当大力提倡。。。。。。该通知还为保证印制质量,具体提出了几点意见,其中第二条明确规定:语录一律印红色,边框花纹要力求美观大方。原规定信封封面印出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地址姓名和虚线,实际作用不大,是否去掉,可根据实际需要自行考虑决定。后来,实际发行的“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上,其语录文字边框花纹被精心设计成为点缀有五角星的书卷形,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地址姓名和虚线去掉了,这些变化又恰恰与前期文件通知相吻合。1967年1月7日,邮票发行局鉴于群众对现行的邮资信封提出意见,要求在信封上印上“毛主席语录”的呼声越来越高,决定向邮政总局请示发行“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

二、设计、发行以及停用

    在革命群众的呼声下,“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最终被邮政总局批准设计。在1965年的普9“天安门图”邮资封设计受到反对意见冲击的前提下,该套邮资信封的设计者杨白子(国内第一代油画家杨秋人之女)在谈论邮资图设计方案时称:“题材一定要用天安门。现拟两个设计方案,一为天安门正面,一为天安门侧面。设计室的同志观摩,觉得正面天安门比较新,气氛好些,背景用象征性的太阳比较有意义……关于画中毛主席像问题,这个设计一定要画,但现画面太小,不易画像,准备另画一张主席像,然后在制版时再缩小。”但一套20枚信封的20条语录,并未纳入邮票设计家的设计中去。据北京邮票厂陈克宽先生(著有《从邮轶事》)回忆该20条语录,均由北京邮票厂工人选自《毛主席语录》。信封背面左下角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发行”字样及信封编号,从12-1967至31-1967,前面的数字是按照“文化大革命”前发行的邮资信封的编号次序排下来,后面是发行年号。

    1967年8月28日,邮电部以(67)邮票字第37号文件通知:兹发行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二十种,编号为12-1967至31-1967,该批信封现在开始少量交货,在本年第四季度可大批发各局(《中国邮票史·第八卷》中此发布日期误为1967年8月29日)。这套邮资信封订印数量为1500万枚,分别于1967年第二、三、四季度各交500万枚,信封规格为160×100毫米,邮资图规格为40×20毫米,面值8分,售价9分。这一数量折合成套的话,约为75万套。从这一情况来看,全部邮资信封集中在4~12月短时间印完,又考虑到当时的单色印刷水平及工艺设备,可以推测“毛主席语录”普通邮资封很可能是20个品种在一个印版上完成的。这样既节省了印刷成本,而且几乎找不到版式及纸质上的差异,避免节外生枝出现问题。“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发行,迎合了当时广大革命群众的需求,在文化大革命刚开始阶段,使用量肯定很大。

    天有不测风云,1968年9月27日,邮电部军管会政工组负责人参加了由周总理主持的正确宣传毛泽东思想问题会议,传达毛主席指示。没想到江青在会上指责道:你们(指邮电部)在邮票上印毛主席像就是对毛主席最大的不忠……。邮电部参加会议人员会后与军管会讨论,决定在邮票方面:今后不准在邮票上印毛主席像、语录和诗词;未发行的邮票停止发行;已经发行的可继续使用和出售。自此,毛泽东像和“毛主席语录”邮票不再发行。在江青讲话对于邮票发行的直接干预下,相关部门相继进行了一连串的回应动作。1969年11月,军管会开始不断销毁各地库存邮票;1969至1971年,开始销毁国家库存邮票;1969年3月3日,取消了集邮业务;1970年9月12日交通部根据中央领导指示精神,发出(70)交邮字444号《关于立即停止出售毛主席像、语录、指示和诗词邮票》的电报通知。

    该通知发出后,即可认为“毛主席语录”普通邮资信封也在停售之列。但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该文件没有提到邮资信封。试想,毛主席语录邮票都停售了,又有何理由还在出售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呢?另一份(70)交邮字820号《呈国务院业务组的请示》(1970年11月21日发布)文件中则提到:……对印有毛主席像的明信片,印有毛主席语录的信封以及对印有林副主席题词的邮票,根据周总理指示精神,也已停止出售。从这个文件上可以看出,9月12日毛主席语录信封同时也执行了停售规定,并且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遭受的并不只是停售的命运。1973年1月22日,(73)交邮通字77号《至西藏自治区邮政局的复函》明确规定:关于印有伟大领袖毛主席像、语录、诗词的邮票、明信片和邮资信封,遵照中央指示,一律停止出售。各邮政局的库存应由自治区邮政局造册销毁,并报邮政总局备案。由此可见,当时各地邮局中库存的“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销毁的肯定也不在少数。当然,其中也存在一些地区并未认真执行销毁的规定,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有些地区仍能批量出售销毁邮票清单中的邮票(如纪93杜甫诞生1250周年等)就可见一斑。但“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销毁数量今已很难查考。

    “毛主席语录”普通邮资信封自面世以来,在近三年的时间内不期然的经历了停售与销毁的命运,使得这套邮资信封的存世量变得异常稀少起来。而且由于邮政用品类被国际集邮联合会正式承认参展的时间较晚,国内集邮者收藏邮票的多,邮政用品的很少,因此文革后的一段时间内,自然又有一些“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因为收藏观念所限而惨遭遗弃销毁之劫。曾经有人认为它的发行量比多,现在随着有关集邮史料的进一步公布,这一观念应该有所转变。故这套邮资信封整套新封目前市场价位不高,但实际上它的确已经很珍罕了。

三、印刷版式、变体以及组集

    “毛主席语录”普通邮资信封发行至今已有四十多年。在这套邮资信封的研究中,一直未发现有版式与纸质上的区别,这与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与印刷部门的重视有关,但在集邮研究上却少了许多趣味,既无版式区别,又无纸质异常。不过通过该封印制至少可透露出如下信息:①1500万枚“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印刷被当做大事来抓,纸张供应充足,无临时调拨或更换之嫌。②“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极有可能是采用20枚或20枚以下品种汇在一个印刷全张的方式印刷的,非单枚印刷全张方式逐次印刷,这样做既可以合理使用纸张,还可以节省制版材料。但这一点纯属猜测,尚需承印该新封的北京邮票厂里的知情人士求证,因为现存的邮政档案中基本上无此项资料记录。

    “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变体不多。比较著名的是“白纸封”,该封除新封规格、封舌特征与语录封相同外,其它红色的图文均无,只能依靠一起留存下来的退换档案清单来证明它的身份。还有一种“局部复印封”也比较有趣。语录新封是单色印刷,如全部图文复印好解释,局部复印很难解释,持有人经过仔细观察,发现这枚“15-1967”封邮资图下方,反向印有“31-1967”封上的语录“造反有理”。由于印刷痕迹轻微,仅能辨认出部分:有五角星、边框、“毛主席”三字以及“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两行语录文字。据此,持有人认为:在印刷“31-1967”封时,印刷机出现机械故障,在印刷全张上的图文处,有的地方有墨,且墨的深浅不同;有的地方无墨,成为废品。而在印刷“15-1967”时,不知出乎何种原因,印刷工人又将废张拿来印刷新封,故而出现了局部复印的现象,而且“15-1967”封上复印的图文是“31-1967”的。另外还有一些“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出现诸如墨色深浅、线段漏印、隔纸印等趣味变体。

    “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在组集上远不及普通邮票或其他普通邮资信封那样精彩,故如果以“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组集的话,重点几乎都要放在邮资使用上。在市场上,“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新旧封价格差距很大,新廉旧贵,在组集时应注意这一点,要以实寄过的珍罕品为主。文化大革命是邮政的一个管理混乱期,实寄封上出现有销盖流动邮局戳、日月戳、临时邮亭邮戳、文革宣传戳等特殊戳式的;贴有航空、挂号签条以及各种邮资用途的实寄封都是组集的佳品。目前,“毛主席语录”信封的组集,一般情况下都以一至二框为主。湖北集邮家杨波先生编组的一框《“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可谓是一个典范,该邮集在国内曾获中国邮史研究会第2届平面邮展金奖、2005年湖北省邮展一等奖、2005年中华历史文明全国邮展二等奖;在国外2006比利时世界邮展上荣获镀金奖。该集16个贴片中罕品不少,如图案、文字完全漏印的“白纸封”大变体、局部复印变体、双挂号及航空挂号实寄封、加盖文革宣传戳的实寄封等,该集在编排上避开了传统的新旧套封展示与版式的划分,精选素材,新旧混用,以体现收藏难度为主,并录有自己的一系列研究发表文章,故而获得高奖。

四、赝品

    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是单色印刷,所用纸张较薄,这一点往往被不法分子所利用猖狂造假。自改革开放以来,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就不断被伪造。2006年《集邮博览》刊登了程敬辉先生撰写的《真假“文革封”》一文,是近期探讨其真伪的一篇文章,现以该文观点介绍真假封的对比特征:1.纸张上。假封白纸色呈牙黄色,真封白色。2.邮资图。真封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像逼真,城墙上西边大幅标语清楚,城楼下五个城门门洞标准划一,连接着汉白玉雕栏的金水桥、天安门城楼放光芒的光芒线条均匀、笔直,在天安门城楼上方形成弧形半圆很标准;而假封整个邮资图案模糊混沌,毛主席像失真,城墙两边的大幅标语显现为间距不等的空格,城楼下的门洞不见了,汉白玉金水桥难见踪影,光芒线粗细不一,有断有续,“光芒”线所形成的半圆极不规则。3.左边“毛主席语录”。真封字里行间排列整齐划一,印刷油量清楚均匀。假封文字排列有高有低,印刷油量有深有浅,字形还有变形的状况。4.从信封背面看。真封背面印刷的使用要求文字以小号仿宋字印刷,字迹清楚。其中“请、详、门、码、现钞、资、证”等8字为繁体字。假封背面文字以小号宋体字印刷,还有个别字体比其他字体稍大,字体印刷油墨也不均,前述的8个字在此全变成了简体字,另外从该套邮资封的排序上看,假封还将真封的编号“13-1967”印成“31-1967”。

    由于历史原因,“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发行资料曾一度缺乏,从而使得以前国内集邮报刊上一些为数不多的报道研究文章中,多有不实传闻。随着一些相关发行文件实物的不断挖掘、《中国邮票史》的披露以及邮集的编组,“毛主席语录”邮资信封的诸多资料与研究观点陆续浮出水面,现笔者尽可能地将这些辑录在此,希望能使大家对这套文革色彩鲜明的邮资信封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

    注:本文参考《中国邮票史。第八卷》以及多篇同题研究文章。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