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图”面世是偶然,还是必然?

2010/11/16 13:32:03 来源:湖北集邮网 作者:徐铭强 访问:1053 我要收藏


    2002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目录•邮资封片简卷》一书,把文革剪纸图红绿邮资封编为PF3。该邮资信封发行于1970年1月21日,全套20枚,仅有2枚不带剪纸图。剪纸美术图案以时代英雄人物、政治宣传为主。

    这套文革邮资信封,是在社会动荡期间设计的,当时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发行计划。1969年5月9日邮电部军管会派军管组进驻北京邮票厂后,军管会生产指挥部的军代表以为邮资信封少了,就委托张克让、杨白子、李大玮三位邮票设计家搞了10个图案,后来审批了4个,8分邮资图3枚,即“大庆人图”、“军民联防图”、“向贫下中农学习图”;10分邮资图1枚,即“大寨人图”。选用书写纸印刷,印刷机为101型双色铅印机。原计划印制1500万枚,分三批印刷,1969年9月~1970年1月间,共印制了5920360枚。邮资信封上的“剪纸图”,并不是邮票设计家们原先设想的。以往集邮文献的大致说法是:北京邮票厂生产科的一位同志,嫌光秃秃的一个邮资图不好看,就从工艺美术商店买来一套剪纸图案。临时加到了信封的左下角,就成了现在这套价值不菲的邮资封。故关于封上“剪纸图”的设计,集邮者与集邮媒体大都认为其是一种缺乏计划性的偶发现象,临阵磨枪之作。

    笔者近几年开始关注北京邮票厂在各时期印制的普通不带邮资的信封,通过对北京邮票厂在1974~1985年间为黑龙江邮电管理局印制的多枚普通信封的收藏与研究,发现其中许多普通信封的样式与同时期该厂印制的普通邮资信封的样式有共同之处(见《哈尔滨集邮》2003年第4期本人的《黑龙江使用的邮制信封初探》一文)。文章表明北京邮票厂在印制邮电部门发行的邮资信封时与本厂向社会承印的普通信封在格式上有借鉴模仿的亲密关系,通常都是先有鸡(普通信封),然后生蛋(邮资信封)。受此启发,笔者又陆续收藏到了北京邮票厂在60年代印制的几种普通信封,上有语录、剪纸等图案或文字,封背铭文有“BJY”的字样,正是北京邮票厂的早期代称。这几种普通信封,有毛主席语录的普通信封与文革语录邮资封样式基本相似,而一枚贴票实寄的“农妇浇田剪纸图”普通信封,格式则与文革剪纸图红绿邮资封基本相似。该普通信封寄于1966年8月10日,收到于1966年8月14日,使用日期比文革剪纸图红绿邮资封的发行日期1970年要早好几年(如图)。尽管笔者仅收集到一枚这样的普通信封,但估计在这一时期剪纸图普通信封品种绝对不在少数(有待同好继续挖掘)。

    近读《中国邮票史》第8卷,发现关于文革红绿邮资封上剪纸美术图案的选用有如下介绍文字:“在邮票印制过程中,工人剪贴了11种剪纸美术图案,印在邮资信封的左侧……”,这段说明与以往集邮文献(见本文第二段结尾处)所述基本相似,但略有不同。透过这段文字笔者很敏感的注意到“工人剪贴了几种剪纸美术图案”一句,为什么北京邮票厂工人会选用剪纸美术图案呢?我认为这与同时期北京邮票厂大量向社会承印“剪纸图美术图案”普通信封不无关系,这一分析与历年来也与北京邮票厂印制普通邮资信封相借鉴模仿的积习相吻合。北京邮票厂工作人员在当时结合本厂向社会上承印普通信封的格式,紧扣时代政治思潮,选择剪纸美术图案这一艺术表现形式来印刷邮电部下达的邮资信封任务实乃驾轻御熟之作。也正因为如此,北京邮票厂印出的这批邮资信封朴实无华,与该厂向社会输出的普通信封区别不大,极易出现混淆情况。后来不久就验证了这一情况。1972年9月,宁夏回族自治区邮政局给邮政总局来信反映:发现一枚邮资信封,邮资图是“大庆人”,面值8分,美术图案是“红卫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他们认为是伪造,要求邮政总局鉴定答复,经查不是假的。其后浙江邮票管理局又来信建议,将这批信封剩余部分全部收回停售。并且邮电部于1973年10月10日发出《关于停售1970发行的四种邮资信封的通知:一九七零年一月曾发行了“大寨人”面值10分和“大庆人”、“军民联防”、“向贫下中农学习”面值均为8分的邮资信封四种(请参阅(70)邮工字第014号通知)。这批信封由于印制粗糙,几年来不少地区曾发生误认为是伪造的,要求进行鉴别;最近浙江省邮政局又建议将这批信封剩余部分全部收回停售。经研究决定:目前散存在各地邮局的上述四种邮资信封不论存量多少,均由各省、市自治区邮电管理局(邮政局)统一收回,清点后负责送造纸厂监销,不必退北京邮票库。至于以出售的,仍准许用户继续使用,各地邮局不得拒收。

    因为印制粗糙,而致使文革剪纸图红绿邮资封收回停售,这在新中国邮票史上实不多见。据这一史实分析,当时不单是北京邮票厂,也可能存在其他印刷厂家印制了不少类似的剪纸图普通信封,极易与现行的文革剪纸图红绿邮资封相混淆,从而造成有人误以为邮资信封属假冒伪劣。以今之观点来看,即便容易相混也犯不着“收回停售”,毕竟形式还是存在不同啊!有无邮资图就是最明显的区别!但在那时动乱的背景下,不可能的事却变成了铁定之事实。

    综上所述,笔者遂大胆揣测:文革红绿邮资信封上的剪纸图不是临阵磨枪的偶然之作,而是北京邮票厂在这一时期使用已成熟的一种普通信封格式的沿袭。因此,文革红绿邮资封上剪纸图的面世,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应是一种必然现象。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