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朱熹诞生八百八十周年》邮票元素

2010/11/10 10:34:12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宋晓文 访问:1291 我要收藏

国画大师范曾应邀设计《朱熹诞生八百八十周年》邮票,结合邮票的选题和设计,笔者从各个方面对邮票的主题和内容作详细的解读。

票题

《朱熹诞生八百八十周年》主题既可理解为对朱熹诞辰的纪念,同时也应看成是对朱熹生平事迹的概括。朱熹祖籍徽州婺源(今属江西),在南宋高宗建炎四年九月十五日午时(公元1130年10月22日)出生于福建省南剑州尤溪县(今属三明)城南郑安道义斋馆舍别墅——溪南馆,即南溪书院。他求学侨寓于延平、建州、建阳、崇安一带(今南平市到武夷山市建溪一脉),晚年定居福建建阳,卒于宁宗庆元六年三月初九日(1200年4月23日),十一月葬于建阳市黄坑唐石里后塘九峰山下大林谷。其父朱松,宋宣和年间为福建政和县尉,侨寓建阳(今属福建)崇安,后徙考亭。早在邮票设计之前,有关邮票原地的探讨就在有关媒体热热闹闹地进行着,各地的争论为邮票的设计注入了十分丰富的元素。从各媒体的文章看,可纳入邮票元素的朱熹史迹地主要有以下五类:一是出生地——福建尤溪县南溪书院;二是生活、治学之地——福建武夷山市崇城镇;三是主要寓居地——福建武夷山市五夫镇;四是晚年徙居处——福建建阳考亭;五是祖籍地——江西婺源紫阳镇。但就邮票的主题看,这是为纪念朱熹诞生而发行的纪念邮票,因此,笔者认为邮票最佳原地应为尤溪县(今属福建省三明市管辖),而相关地则涉及福建南平市管辖的武夷山市、建阳市,江西省上饶市管辖的婺源县。

朱熹像

邮票第1图,范曾大师描绘了头戴儒巾、气宇轩昂的朱熹像,并配上朱熹名著《四书章句集注》作为背景。作为古人,朱熹当时是无法留下摄影影像的,人们了解朱熹的形象,只能通过文字描述以及古人的手绘作品来感觉。而现藏于福建建瓯市博物馆的朱熹对镜自画像(画于绍熙元年,即1190年,朱子61岁)石刻版是目前朱子后裔共同认可的一幅朱熹像。该“朱子对镜自画像”碑刻,据传是明代朱氏十六代孙依旧本重镌。高93厘米、宽50厘米、厚35厘米的黑色页石画像碑上。碑首题刻“徽国公遗像”,上端有朱熹亲笔行书,后注明:“从容乎礼法之场,沉潜乎仁义之府,是予盖将有意焉,而力莫能与也。佩先师之格言,奉前烈之遗矩,惟■然而日修,或庶几乎斯语。绍熙元年孟春良日,熹对镜写真,题以自警。”碑中有一大圆,中央为朱熹半身像。只见朱子两手端拱于腹前,神态端庄,须发右颊眼耳间的七颗黑痣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后人曾根据朱熹自画像绘制或刻画了朱熹的形象作品。其中有收藏在我国台湾的朱文公像、有后人添加了色彩而形成的朱熹像,这些像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自画像的影响;而现代画家创作的朱熹塑像则融入了现代人对朱子的独到理解,已大大不同于最初自画像中人物羸弱、瘦小、老态的特点,更多地表现出一种人物的精神气质。

范曾大师笔下的朱熹有着独特的性格特点,画家重点刻画了人物侧面仰视的一种神态,表现出朱子的自信和思想深邃,其飘逸的胡须,寓意朱子文化的源远流长。

《四书章句集注》是朱熹对儒家学说的最大贡献之一。朱熹从儒家经典中精心节选出“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为之作了注解评析,并刻印发行,这是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四书”影响深远,后来成为封建教育的教科书。其次是《近思录》(与吕祖谦合编),汇编了北宋周、张二程的精粹学说,是宋代理学思想的集中体现。此书一出,便成为后代学人案头必备的重要书籍。朱子曾说:《近思录》是通向《四书》的阶梯,《四书》是通向《五经》的阶梯。孔子的学生子夏说过:“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论语·子张》)朱熹的治学之道,正是循此而为之。朱子学说上接孔孟,下承周张二程,举世公认为两宋理学的集大成者。明代学者宋濂作了这样的总结:“至孟子之殁,大道晦暝,世人■埴而索途者千有余载。天生濂、洛、关、闽四夫子,始揭日于中天,万象罗列,无不毕见,其功固伟矣。而集其大成者,唯考亭朱子而已。”(《宋学士全集》卷五)这是十分精到的概括——把孟子之后儒学承传的关键归于朱子——允属公论。细细品味其语,我们还发现一个十分有趣且颇具意蕴的修辞现象:孟子称孔子为“集大成”,宋濂也称朱熹为“集大成”。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朱熹拜李侗为师,开始长达20年的研读生活。其间创建“寒泉精舍”、“云谷晦庵草堂”,完成《太极图说解》、《西铭解》、《论语集注》、《孟子集注》、《近思录》等理学著作;创办“五夫社仓”,淳熙十年,创建武夷精舍,从事讲学和著述。淳熙十六年,重要论著《大学章句》、《大学或问》、《中庸章句》、《中庸或问》先后成书,《四书章句集注》基本完成。

游学传道

邮票第2图描绘了朱熹与弟子牵马行进在松柏小道的情景,背景描绘了武夷精舍和高山流水的景观。

武夷精舍是朱熹倡导书院教育的代表地。武夷精舍,在福建武夷山。淳熙十年(1183年)正月,朱子奉祠主管台州崇道观而归居武夷,乃建此精舍。此后8年,即居此著书授徒,四方来学者,凡有蔡元定、黄■、吴必大等200余人。武夷精舍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建筑群,仁智堂、隐求室、止宿寮、石门坞,观善斋、寒栖馆、晚对亭等正在修复,还历史本来面目。朱熹在此著述讲学达8年之久,完成了《四书章句集注》等理学著作,慕名而来求学的学子络绎不绝。从此,朱子理学思想逐渐形成体系并由武夷山传播开来,武夷山因此成为理学名山。

据考,与朱子生平有关的书院有60余所,其中最为重要的除武夷精舍外,还有三所:

寒泉精舍,是朱子所创第一所书院。在福建建阳,以地处寒泉坞而得名。乾道五年(1169年)九月,朱母祝夫人辞世,翌年正月,朱子葬母于此,在墓侧建精舍,既守墓,又居此著述讲学。

考亭书院,在福建建阳三桂里。朱子晚年多居此讲学,从游之弟子颇众。初名竹林精舍,后改称沧州精舍。在考亭书院,他一方面聚徒讲学,教书育人;另一方面研经穷理,勤于著述,殚精竭虑,走完了人生的最后历程。期间,一大批门生弟子从江西、浙江、江苏、湖南、湖北、四川、广东等地慕名前往求学问道,有姓氏可考者达511人之多。“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的理学思想体系在这里传承,著名的“考亭学派”在这里形成,并走向成熟。朱子逝世后24年,奉诏立为考亭书院。历代颇有重修,今仍存明嘉靖十年(1531年)所建院名石牌坊。

白鹿洞书院,在江西庐山五老峰下。原建于北宋初,南宋时废。淳熙六年(1179年)十月,朱子知南康军任上,寻访遗址,重建书院,并亲任山长,执讲其间。闻名遐迩的《白鹿洞书院揭示》,即在此制定。在《白鹿洞书院揭示》中,他写下了著名的五条学规:“一曰,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二曰,博学之,审问之,谨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三曰,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四曰,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五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这五条不但为此后数百年中国的教育界奉为至高典则,甚至风行于日、朝等国,至今仍为有识的教育家所认真借鉴。

关于朱熹骑马。在朱熹一生中,传道授业所到之处,不胜其数。史料记载中的朱熹,很能行走。为赴延平拜师,弟子黄■这样说:“先生归自同安,不远数百里,徒步往从之。”此外,朱熹尚喜登山,从建阳寒泉到云谷、庐峰,一路有诗:“庐山一何高,上上不可尽。我行独忘疲,泉石有招引。”朱熹还喜泛舟乘竹筏,于是在武夷山,有了流传千古的《九曲棹歌》:“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而朱熹是不坐轿的,因理学前辈程颐教导说,坐轿是“以人代畜”,是对抬轿者的不尊重,有违儒者的仁爱之心。朱熹骑马的确是记载中多见的。《株洲历代大事记(二)》载:1162年,即孝宗赵■(慎)乾道二年,理学家朱熹和张南轩,在长沙聚会研究学术,至十一月七日从长沙岳麓山出发,同游南岳。在途中或骑马或乘车,冒着雨雪往返数百里,相互酬唱诗一百四十七首。往返途经株洲,在朱亭歇宿、游历、讲学。经朱亭地区马迹桥时,朱赋诗云:“下马驱车过野桥,桥西一路上云霄。我来自有平生志,不用移文远见招。”张南轩当即步朱熹原韵和诗一首,其词云:“便请行从马迹桥,何必乘鹤■丛霄。殷勤底事登临去,不为山僧苦见招。”陈荣捷在《朱子新探索·朱子之行》中写道:“朱熹常用马。南岳衡山之游,几全用马。《文集》卷五马上所作之诗,如《大雪马上次韵》、《马上口占》之类甚多。由五夫里至武夷山半途有歇马庄,今日行汽车,遗址犹存。可知其数十年中之游武夷,必然乘马。”为此,广州画家梁允常创作有《朱子出行图》油画。画面中的朱熹, 骑着一匹棕色的大马,一路疾驰狂奔, 而在马蹄之下, 则是急流险滩,,乱石裂空,,眼前是重重迷雾。骑马的朱熹,显然是一个可入画的选题。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