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信”字之集大成

2010/11/9 10:33:01 来源:中国集邮报 作者:仇润喜 访问:1514 我要收藏

天津邮政博物馆开馆,在“邮政厅”的显要位置,由书法家孙荣刚先生创作的立轴《百家“信”》和《古今“信”字书法长卷》赫然亮相,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这样解释:“信,诚也。”诚是“信”字的第一义。信,后作“信使”解。大约在唐代,“信”才与“书信”画等号。两千多年的古代邮驿,置邮传命,持书往来,传送的“命”与“书”,都是信,当然是官方书信,即公牍。约在明永乐年间出现的民信局因“信”而生,服务商民。现代邮政强调以诚信为本,以“信达万家”为己任,有“一封信一颗心,封封信重千金”的服务理念,邮政人员还有“绿衣信使”的美誉。从古邮驿到现代邮政,诚信、信使、书信、送信,都离不开一个“信”字。“信”是邮文化的标志。“信”是邮政安身立命之本,是邮政企业的形象大使。因此,邮政博物馆,不仅不能没有“信”;相反,要靠“信”贯穿始终,要靠“信”来画龙点睛。于是,便有了《百家“信”》及“信”字书法长卷的最初创意。

对书法,鄙人是门外汉。但凭这些年对书法家的了解,毫不犹豫地请孙荣刚先生来做这件事。孙荣刚先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书法家协会理事,真、草、隶、篆四体皆通,又擅长篆刻,有一定的书法理论功底,同时具备一定的诗词、楹联创作水平。他的勤奋赢得各界好评,他的真诚、谦和更是有口皆碑。这次书法大作的创作,又让人看到了孙先生的书品与人品。

听说要为天津邮政博物馆创作,孙先生毫不犹豫,满口答应。在历时一年半的时间里,无论国外办展,国内笔会,还是社区活动,朋友帮忙,虽诸事缠身,“信”字工程一刻不忘。自有资料检索,图书馆寻觅线索,再加网上搜索。经过多方搜集,几番折腾,得古今名人“信”字320多个。手头多“信”字,心中自不慌。

关于具体的创作立意,无人相逼,全由自己确定:其一,每字必有出处,每字临写必须接近原作;其二,中国书法的各种体格、风格、流派,尽可能“一网打尽”;其三,书法史上典型人物尽量包括在内,一人一字;其四,追求百花齐放,不拘一格;其五,画面力求灵动,赏心悦目。五条无异于“作茧自缚”,一下子将自己逼到墙角:必须熟练掌握各种书体,具备很强的分析、鉴别能力,具有一定的书法理论水平。

精耕细作,精益求精。理清思路,有了标准,孙先生开始进入创作过程。第一步,通过精心筛选,从320多个“信”中,选出130多个。每个字都要用一尺长八寸宽的宣纸临写十几遍,选出其中最好的,注明该字出处,用极精练的语言评价其特点、长处。第二步,从130多个字中精选106个,装裱成《古今“信”字书法长卷》。第三步,把裱好的100多张作品拍成照片,输入电脑,浓缩到一张“六尺宣纸”上,排列组合多次,经过反复比较,筛选定稿,是为“小样”。第四步,将“小样”放大至一张2尺×6尺的底纸上。通过远看近瞧,对整体布局调整满意后,再一笔一画地完成《百家“信”》立轴的创作。第五步,在听取有关方面意见后,再作调整,今天面对观众的即其第二稿。说来容易做来难。100多个字集在一起,即使名头再大的书法家也难保一次成功。一字不满意,就得推倒重来。一次重写不成,再来两次、三次。其一丝不苟、精心创作之艰辛,一言难尽。用孙荣刚的话说:“这简直是一项浩大工程。它使我得到很大的提高,虽然很累,但很值得。”

《百家“信”》立轴宽2尺高6尺,101位书法家,101个“信”字,涵盖了上自殷墟甲骨、周秦简帛、印玺文字,下至民国及当代,包括毛泽东、弘一法师、启功、华世奎、刘炳森等影响后世的先贤字迹。凡字必注出处,字字风格迥异。真、草、隶、篆各种书体齐备。长短大小,排列错落有致。《古今“信”字书法长卷》,长35米,集106个“信”字,与前者同又不同。雄伟大气,浑然一体。不仅字有出处,且注作者及简要评语。两件艺术作品堪称古今“信”字之集大成,是独出心裁的创造。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