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极限片进行邮票研究是否值得重视

2007/1/2 16:36:4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润玉 访问:1735 我要收藏

 

专门课题或学习形式的极限邮集,是极限邮集三种不同形式中最难组织的一种。根据《FIP极限集邮展品评审指导要点》规定,这类极限邮集应以极限明信片的构成要素或以不同的和谐一致为基础,也可以共同以这两者为基础,或者以一个特殊时期为基础。分析这段话的含义,主要有几层不同的意思,一是能以极限明信片的构成要素为基础进行研究,组集展示;二是能以不同的和谐一致为基础进行研究,组集展示;三是能共同以以上两者为基础进行研究,组集展示;四是能以一个特殊时期为基础进行研究,组集展示。这其中,就包含了对极限片构成主要要素——邮票的研究或学习。那么,邮票版式、版别方面的传统研究,是否也是一个重要内容,可以通过研究,突出邮集的重要性呢?
   
一枚极限片,是由票、片、戳三要素组成的,其中邮票是首要的要素,没有邮票,极限集邮就是“无本之木”。从这个角度说,似乎邮票的版式、版别等传统研究也可以从极限集邮入手。如果参照专题邮集的组编经验,一定的传统研究不仅有助于突出邮集的知识性,而且还可以适当提高邮集的重要性。但是从极限片的制作要求与极限集邮的意义来看,三要素尽可能地和谐一致才似乎更是极限邮集的研究重点。失去了和谐一致,就失去了研究的前提。就像一件非常珍罕的邮品,由于缺少主题所需的专题信息,仍不能用于该专题邮集一样。没有和谐一致作基础,对极限片上的邮票进行单一的传统研究,也就失去了意义。
   
其次,既然尽可能的和谐一致是极限片的核心,那么,没有“不同和谐一致”的研究似乎也无多大必要。例如,分别用粗齿和细齿邮票制作的两枚极限片,如果其片源完全相同,或者差别不大,是否有必要同时展示并对邮票进行传统研究呢?再如,邮集中所用的极限片,只是贴用邮票在版式上有区别,子模或其它细微处不同,是否有同时展示研究的需要呢?我以为,这样的展示,对极限片不同和谐的研究与展示是没有多大帮助的,只是展示了邮集对某些邮票的传统学习与相关知识。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邮票带不同边纸,利用其印刷过程中存留的信息进行传统研究的极限片的展示。从极限片制作要求尽可能达到三要素和谐一致看,邮票的白边纸,或者带版铭、色标、电眼等内容的边纸、副票等,对极限片的和谐一致与美观是没有多大帮助的,相反还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对此进行专门的传统版式研究是否适宜,争议也较多。如果邮票边纸或副票上的图案与邮票和谐一致,这种影响可能还较小,但如果连在一起票幅较大,遮挡片源面积较多,也仍是对极限片的整体和谐一致有影响的。如在邮集中专门研究,也应以和谐性为重点。当然,这是题外话,这里就不在赘言。
   
邮票传统知识的学习与研究内容较多,还有组版、暗记、水印等等方面。例如用有水印和无水印的邮票分别制作的极限片组集,如果其整体和谐性没有多大差别,仅只是邮票有无水印的区别,并且这种区别在极限片上又体现不出来,那么这种研究的落脚又在何处?
   
学习《FIP极限集邮展品评审专用规则》可知,三要素和谐一致是其重要内涵与主要内容。因此,对极限片上邮票这一要素的研究,是否应建立在由此形成的不同和谐一致基础上,如果没有不同的和谐这个基础,单纯的邮票研究是否值得重视? 
                   

 

责任编辑: